歡迎來到遼寧長安網
主辦:中共遼寧省委政法委員會    承辦:遼寧法制報

口述雷鋒生命最后的時光片段

來源:遼寧法制報 | 作者:記者 楊清林 | 發布時間: 2019-04-12 12:00

  編者按

  遼寧是雷鋒精神的發祥地。半個多世紀過去了,“雷鋒”,這個用青春凝結、以熱血鑄成的名字依然溫暖著我們,他的事跡依然照耀著每個人前行的方向。

  3月底到4月初,沈陽市雷鋒精神研究會會長曲靜陪同本報記者重走雷鋒路,尋訪雷鋒生命最后留在沈陽北部、鐵嶺縣橫道河子鎮的珍貴片段。

一次謀面  一回交往  一生記憶

口述雷鋒生命最后的時光片段

  在雷鋒生命中最后六個月的時間里,他與戰友一直跟隨解放軍某團后勤器材處,配屬施工部隊進行建設原沈陽市戰備指揮中心的任務,直至1962年8月15日在撫順犧牲。當時在一線施工的全團各分隊駐扎在沈陽市新城子區望濱公社周邊各村莊,而雷鋒所在的班隨后勤器材處駐扎在距離工地5公里的鐵嶺市鐵嶺縣橫道河子公社下石碑山村。下石碑山村是沈陽、撫順、鐵嶺三市的交界處,現歸鐵嶺縣橫道河子鎮管轄。 

  1962年2月,雷鋒所在的部隊進駐鐵嶺縣橫道河子鎮下石碑山村,給全團的施工部隊運送給養、機械器材等,執行保障后勤運輸任務。從撫順到鐵嶺,再到沈陽,執行任務之余,他在各村莊與群眾相處得非常愉快,記者的采訪就是從尋找當年與雷鋒接觸過的村民開始的。

  雷鋒犧牲經過:1962年8月15日8時,雷鋒與戰友喬安山駕車回到駐地準備去洗車,雷鋒下車指揮倒車,突然車輪打滑,碰倒了一根電線桿,這根電線桿打到了雷鋒的左太陽穴上,雷鋒當即昏迷過去,后經搶救無效,于當日12時5分不幸去世,年僅22歲。

  紅帶溝的回憶

  做巖石之松,不做河旁之柳

  采訪人物:常慶仕(78歲)  沈陽市渾南區望濱鎮(原望濱鎮歸新城子區管轄,現在劃歸渾南區)紅帶溝村村民。雷鋒隨部隊進行生產建設,駐扎望濱公社周邊村莊時,常慶仕家被選作部隊伙房,雷鋒經常到常慶仕家吃飯。

  采訪緣起:雷鋒在生命中最后的歲月里,留下18則感人的故事和39篇日記,其中1962年3月4日的日記中寫道:“我愿做高山巖石之松,不做湖岸河旁之柳。我愿在暴風雨中艱苦的斗爭中鍛煉自己,不愿在平平靜靜的日子里度過自己的一生。”就是對紅帶溝村里一株千年古松的感悟。

51

常慶仕(左二)回憶和雷鋒相處的往事  郝洪偉  攝

  口述實錄

  我家很窮,租住地主家一個大院子的西廂房,兩間,南北炕,院里總共住了八戶人家。后來政府分地主的房子給農民,我家就分得了租住的那兩間西廂房。

  在我二十歲那年,有部隊到我們這一帶搞測量,做挖山洞準備。紅帶溝村就住進了部隊戰士,我家被選作伙房,司務長和幾個士兵就住我家。部隊戰士還挖了菜窖,儲存白菜、蘿卜、土豆。那時的我就在伙房幫忙。當時我家里生活很困難,經常吃苞米面湯就點咸菜,司務長對我媽說:“大娘,你們別做飯了,跟我們一塊吃吧。”

  雷鋒是汽車兵,往工地送鍬、鎬、鋼釬,都是開山洞用的,三天兩頭來吃頓午飯。他頭一次來我家時,我正忙著弄菜,看見一個個頭不高的“小兵”,就問司務長:“他是誰呀?”司務長說叫雷鋒。我那時候就認識了雷鋒。

  雷鋒對誰都笑呵呵的,閑不住,見著活就干。我們住的大院到處堆著木頭,臟得很,雷鋒來了就掃院子。可誰家都沒有竹掃帚,他就拿杏樹條子扎了一把掃帚,收拾院里的垃圾。我們院子大呀!八戶人家得堆放多少東西呢,多少年沒人收拾了。雷鋒有空就來掃院子,花了好幾天時間才打掃干凈。雷鋒剛來的時候,除了掃院子,就給我們各家挑水。

  我媽那時候五十多歲,看雷鋒勤快,就和他嘮嗑。“你叫啥呀?”“別這么累呀,活兒干不完啊。”雷鋒對老人家非常有禮貌。有一次,和雷鋒一起出任務的喬安山在途中軋死老鄉一只鴨子,是附近大隊老田家的。雷鋒把死鴨子送到老田家,老田太太張嘴要雷鋒賠兩元錢。雷鋒說等完成任務一定回來賠償。到了晌午,雷鋒匆忙吃了口飯,就說得到老田家,要趕緊給人家賠禮道歉去。我媽一聽是老田家的事,就把雷鋒叫過來說:“小伙子,那老太太可不講理了。你認老田太太當干媽,她一高興,就不要錢了。”我家和老田家做過東西屋鄰居,我媽說得一點不假。雷鋒來到老田家里,還是按照當時的要求賠償了兩元錢。

  我印象最深的是雷鋒的節儉。他的棉襖后背、肩頭都是補丁,他自己補的,針腳大,很顯眼。雷鋒經常給各家挑水,他個子矮,挑滿滿兩水筲水,走起來水筲底著地,水就濺出來了,把鞋都弄濕了。我媽說,快點把鞋脫下來烤烤,雷鋒說沒事。我媽從灶坑里扒出點火灰,讓他烤烤鞋。等雷鋒脫下鞋,我媽嚇一跳,雷鋒的襪子補丁摞補丁的,我媽看著可心疼壞了。

  部隊撤離時,司務長和戰士們商量著給我家留點紀念。司務長給我們一面鏡子,用紅鉛油寫著留念的話,還有一對石膏做的和平鴿,其中一個上面有戰士們的簽名。只可惜鏡子在搬家中摔碎了,有雷鋒簽名的和平鴿也摔碎了。雷鋒的飯盒當時留在我們家了,是圓的,可惜后來也尋不見了。

  房身溝的回憶

  淳樸民風,一種精神的傳承

  采訪人物:劉忠勤(72歲)、劉忠喜(71歲)、高利友(69歲)  沈陽市渾南區望濱鎮房身溝村的幾位村民。

  采訪緣起:從1961年起,雷鋒所在的部隊在房身溝山里施工,第二年春天,雷鋒負責開車往這個工地送給養和工具。采訪中,如今的房身溝村黨支部書記徐成仁告訴記者,受雷鋒精神影響,房身溝村民風淳樸,大家和睦相處。雷鋒精神孕育淳樸民風,房身溝是完美的例證。

52

房身溝村幾位老人回憶雷鋒  郝洪偉 攝

  口述實錄

  劉忠勤:我家院兒不大,有三間房、四口人,部隊連部就設在我家,住著衛生員、文教員、器材員等,一共五個戰士。我當時十四五歲,有一天下雨,雷鋒送完工具到我家院里,連長喊:“小雷子,下雨了到連部休息一會兒!”雷鋒就進屋了,那是我唯一一次近距離接觸雷鋒。

  那個年代,我們警惕性都很高。有個手藝人路過房身溝時,非要在我們家尋宿,我媽知道連部在我家,不能留外人借宿,好說歹說把他勸走了。不一會兒,連部接到電話,找一個路過的手藝人。部隊接到命令到處搜索,最后雷鋒在下石碑山把他抓住了。該手藝人是個特務,身上有個小本子,記的全是部隊駐扎情況。

  部隊離開之后,有一次一名記者住進我家,我看他帶來的報紙報道了雷鋒事跡,才知道雷鋒后來的事!

  劉忠喜:我家有四間房子,非常寬敞,連隊的伙房設在我家,那次施工歷時兩年時間。雷鋒不常來我家吃飯,因為不熟,我們見面不怎么說話。雷鋒特別勤快,雖然來我家次數不多,見啥活都搶著干,趕上陰天下雨,就幫我媽往屋里抱柴禾。

  我們家家都住有部隊戰士,晚上部隊放電影,在放故事片之前都放一段短片,就是講雷鋒的故事,有時候他和我們一起看,我覺得雷鋒真了不起。

  高利友:我那時十一二歲,雷鋒個子不高,他特別招小孩兒喜歡,經常有一群孩子圍著他轉。我和幾個小伙伴都和雷鋒玩過。有時候卸完車沒什么事,看見我們彈玻璃球,他就過來看。我的一個小伙伴喜歡汽車,雷鋒就抱他進駕駛室,給他講汽車的故事。

  下石碑山的記憶

  親眼見證“雷鋒雨中送大嫂回家”

  采訪人物:艾榮普(81歲)  鐵嶺縣橫道河子鎮下石碑山村村民。

  采訪緣起:雷鋒生命最后的六個月大部分時間住在艾榮普家。艾榮普至今保留著雷鋒送他的照片、雷鋒寫日記用的小炕桌和雷鋒用過的農具。

53

艾榮普(左)講述雷鋒舊事  郝洪偉 攝

  口述實錄

  1961年我中學畢業,報名當兵,體檢沒問題,政審時大隊書記說我家成分不好,不能當兵。我很苦惱。1962年2月26日,部隊進駐下石碑山村。雷鋒起初被安排住在李維國家,老李家有九口子人,平常就夠擠的了,再加上幾個戰士,就住不下了。部隊上就把喬安山和雷鋒安排住進我家。

  安放好行李,雷鋒發覺我情緒不對,就問我“為什么愁眉苦臉?”我就把當兵的事跟他說了。雷鋒說,一個人選擇不了自己的出身,但可以靠努力走好自己的路。做好今后的事,會有個好前程的。睡在一個炕上的第一個夜晚,我和雷鋒就成了好朋友。我和雷鋒、喬安山朝夕相處好幾個月,喬安山在炕頭,我在中間兒,雷鋒睡炕梢。雷鋒處處都為別人著想,炕梢多涼啊!他卻主動要求睡那里。從雷鋒身上,我看到了光明的力量。他很樂觀,愛說愛笑愛唱歌,我跟他學會了許多歌曲。他和喬安山還幫我開了一片小荒地。受雷鋒的影響,我變得開朗了,也想開了,我這輩子當不上兵,將來有了兒子一定讓他當兵。

  部隊紀律很嚴,有時候半夜緊急集合拉練,雷鋒和喬安山摸黑穿衣服打行李,我要點燈,他們說不行,這是紀律。回來時,我看他倆腳都磨出泡了,心疼啊!連忙給他們燒洗腳水。雷鋒很勤奮,常常是點著油燈學習、寫日記。有時候應邀外出作報告,回來已經很晚了,仍然堅持讀書。

  我曾親眼見證雷鋒冒雨送大嫂回家。那天早起就開始下大雨,后晌時雨小了,下午,從東邊走過來一位大嫂,身上背著倆包,懷里抱個孩子,手里還領個孩子。當時我和雷鋒正在家前邊,大嫂走不動了,我問:“你從哪來呀?”她說從哈爾濱回來,家在沈陽新城子樟子溝,孩子小的四歲,大的六歲。我說:“你下車下早了。”雷鋒見大嫂那著急的樣子,從鐵嶺縣橫道河子鎮到樟子溝還得5公里,就和首長請示,要送大嫂一程。首長同意了。雷鋒把大嫂的兩個包挎在自己身上,抱起大一點的孩子,送大嫂回樟子溝,他回來時太陽已經落山了。

  我終生不忘1962年8月15日那天。頭天晚上,喬安山和雷鋒回來挺早,天剛黑就睡下了,雷鋒沒有看書、寫日記。當天早上起來,喬安山先去吃飯了,我要去割草,雷鋒還睡著。軍人服務社的唐會計過來找雷鋒,讓他去出車。我進屋搖醒雷鋒,他說有些不舒服,但還是起來洗臉刷牙,到伙房吃飯,不一會兒回來了。我說“開車注意安全”。

  雷鋒走后,我上山割草,等回到家,我姐過來了,見到我說雷鋒出車禍了,當時我的心情十分悲痛,如今依然忘不了當時的那種感覺!

  雷鋒改變了我,幫我打開了心結,他給我的內心灑滿陽光。

  采訪后記

  雷鋒山,雷鋒洞,雷鋒樹,雷鋒田,重走雷鋒路,記者采訪到眾多與雷鋒有過接觸的人,感受到更深的雷鋒精神。他們回憶時,仿佛事情就發生在昨天,好像雷鋒沒有走,還在我們中間。

  傳播雷鋒故事,傳唱雷鋒贊歌,傳承雷鋒精神。雷鋒精神是時代的旗幟,雷鋒精神是紅色基因,雷鋒精神已成為一座豐碑。雷鋒精神,是我們永恒的動力。

凯利指数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