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遼寧長安網
主辦:中共遼寧省委政法委員會    承辦:遼寧法制報

那些沒有說出來的愛

來源:遼寧法制報 | 作者:王丹 | 發布時間: 2019-05-08 12:38

  那年公公住院,一個病房三個病友,他們夫妻之間愛的表達方式,讓我記憶猶新、念念不忘,或許這就是中國人含蓄又另類的表達方式吧。

  門口床位的老爺子是一位國企退休干部,已年過七旬,即使生病也很注意自己的儀表形象,不打針的時候他利用塞到病房的廣告紙疊了好多垃圾盒,廢物從不亂扔,連吐痰都是轉過身咳到衛生紙里再扔掉,和我們聊天時態度特別溫和。不過老太太一出現,情形就完全不一樣了,老爺子絕對是個權威派,每次見面都要互相打嘴仗,直到把老太太氣得拎包就走。那邊老太太一出門,這邊老爺子立刻就沉默不語了。等到閨女來了,老爺子一個勁地催促閨女趕緊打電話問問老太太是否安全到家,手頭鼓搗著老太太送來的東西,嘴里還不停念叨:“告訴她不讓她來,不讓她來,腿腳不好使,大雪天的,非得跑一趟干嗎,這些東西樓下都有得賣,也沒啥吃頭兒,非要送!一個心眼兒!”閨女邊聽著邊把自己帶來的食物也都擺到了小飯桌上。我看見老爺子動筷最多的儼然是老伴兒送來的被他話里“嫌棄”的飯菜,他的嘴角微微上揚,分明噙著一抹滿足的笑意!

  中間床位是一名中年男子,男人內斂,女人健談。因為病情的原因男人不時會陷入昏迷狀態,在男人又一次陷入昏睡狀態中我得知男人已經時日不多。兩個人家里沒有兄弟姐妹,剩個年歲高的老人陪著馬上要中考的孩子。女人沒有替班,一個人白天黑夜地照顧男人。我偶爾會在女人出去的時候幫著照看一眼吊瓶什么的,男人在清醒的時候會笑一笑表示感謝。在男人又一次昏迷后,女人禁不住淚流滿面:“我真羨慕那些爭吵不斷的夫妻啊!吵到老也行啊!我倆結婚快二十年,沒吵過架,沒紅過臉,相敬如賓的,可現在……”我沉默了,不知如何安慰她。男人在尚能控制情緒和疼痛時停留在女人身上的眼神里滿是眷戀,他也會在女人喋喋不休訴說他們的過往時害羞地笑著。可更多的時候我見到的卻是女人不在時他被病痛折磨得咬牙切齒的表情,眉頭緊鎖,面目都有些扭曲,抑制不住的呻吟低低地發出來。可是在感應到女人要回來時他立馬將所有痛苦都掩飾起來,在偶爾能回應女人一兩句話時他都會“嗯嗯”地回應著。

  臨窗的床位是我公公。這次他是因為高燒不退引起肺部感染住的院,炎癥消得慢所以住院時間有點長。他在病床上擔心婆婆在家干活,打電話一個勁地叮囑:“仔豬料在東屋,母豬料在西廂房,袋子沉別自己拿,小心把腰閃了!”稍微好點時坐起來看窗外,晴天就念叨:“你媽自己撩草簾子也不知道行不行?”陰天就念叨:“要是下雨你媽自己苫苞米得費勁兒。”吃飯時就念叨:“這手搟面可沒有你媽搟得好!”到了晚上還得念叨:“你媽晚上自己住也不知道會不會害怕,大門能不能記得鎖……”

  老一輩人也許身處的環境和耳濡目染所致,愛從來都是體現在行動上,很少用語言來表達,可是你能說那愛比現在年輕人掛在嘴邊上的愛少嗎?那一絲一縷、一點一滴都是愛纏繞、愛澆灌的啊!

  (作者單位:北鎮監獄)


凯利指数投注技巧